全部
  • 罗唐生博客
  • (30)

罗唐生诗集《闽海拾遗》之沙龙之一。主编伤痕。北塔、野松、向以鲜、张嘉泉、卜子托塔、十品

著名诗人、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丛林七子:北塔 罗唐生的地理诗志抒发了他对生养自己的山水亲人的感恩与热爱,打上了个人际遇和情感的深刻烙印,修辞上也别出新裁,富有新意,值得地理诗写作者揣摩学习。广东著名诗人、评论家野松: 在反抒情、冷抒情或口语化写作泛滥的中国当代诗坛,罗唐生则是坚持浪漫主义热抒情的一位诗人。他的抒情从不凭空蹈虚,而是在立足现实的基础上,展开浪漫主义的想象翅膀,让其现实想象力和历史想象...

  • 341
  • 0
  • 7
  • 0
2020.10.13 09:20

丛林周刊255期主编伤痕,罗唐生心语

好多企业家对我说他不懂字画与文学,现在以我个人理解来用一个“成语”阐述闽派艺术大家的诗书画小说。美术从历史考量,福建因林容生的异军突起,整体强,绘画居中国前列。林容生“地理乡愁"宋展生“万鹤在胸"杨挺“中西园林"游火旺“音乐符号"黄莱“狂野孤媚"缪又凌“中西合壁"梁明“地域泼彩"唐承华“色彩盛宴"石齐“三象合一”曾贤谋“多姿厚重"陈济谋“花鸟钟情"李辉“纵横心象"连明生“跨界纵横"以上所述为闽派艺术代表人物,具体详情,请阅读...

  • 368
  • 0
  • 3
  • 0
2020.10.07 11:12

《丛林周刊 244》关于乡村艺术馆

关于乡村艺术馆中艺福建(国华)文化联络处及书画院:我们的艺术城池均围绕闽山闽水展开,能行则行,不行则先封存,待后开封,也许到时酒就醇了。一都诗人村就是典型案例。所以我主持、福建及全国众家参加构建的所有生态艺术领地,我们决不放弃。所有曾经做过努力的,艺术不会忘记,历史也不会忘记。先让它在时光深处藏着,目前当以生态艺术教育和生态科技创新为引领。权此一棋,别无他路。唐生心语2020年9月3日早中艺(国华)福建...

  • 197
  • 0
  • 2
  • 0
2020.09.01 16:00

罗唐生天井写雀儿诗《丛林周刊243期》主编:伤痕,大雁评

雀把翅膀交给了蓝天 罗唐生 雀嘶啼,等待身上披着一身雪“雀嘶啼,北风荒,只剩眉线连长”雪追逐一生,只惦记着树树影婆娑,树影在自己的圈子里与太阳玩影子,自娱自乐玩失踪 于是,一群群雀东南飞飞到南方村子的树上、电线杆上叽叽喳喳叫不停吵得整个村子直闹烦还将潦草的字迹落在孩子们的课本上气得村长催着它们走:“你们不是我们微信朋友圈的写什么字,发什么言,闹什么腾”一根棍子打将过去。雀飞了有人跟在后面高调总结陈词:雀...

  • 127
  • 0
  • 2
  • 0
2020.09.01 15:33

罗唐生诗《丛林周刊242期》主编伤痕,大雁评

与良昌说招兵买马后 罗唐生良昌说,招兵买马降低门槛,广开渠道然后呢?马踩着险滩奔向荆棘还是走向草原,驰骋疆场我己过老马识途年龄却喜欢月黑风高夜漫漫与谁共商筑长成用“我们的血肉,还是大数据和云计算我身骑白马走三关”马也有三关,一关越隘口,二关知劲风三关常识途才能“春风得意马蹄疾”在漫游星空下,即便被人锁着马蹄只一声嘶啼,又一声嘶啼我们都听懂了“岁月翻滚的声音”大雁时空连线:诗歌里面有不少的歌词和典故,有古典...

  • 127
  • 0
  • 1
  • 0
2020.08.31 10:07

罗唐生诗《丛林周刊241期》主编伤痕,大雁评

羊已走出了羊圈,夕阳也合上了双眼 罗唐生海风吹走了许多浪花太阳照常从空城升起风雨侵袭着百年老街和古厝洋房华侨村上百座古厝沉睡已久正在等待新的生机。这里是石井奎霞曾经因岑兜高甲戏发源地而闻名如今只能留在美丽的风光中离奎霞村不远就是郑成功雕像他傲视群雄地望着空的城“他住在哪里,哪里就是空的城一城的风雨,是空的”也许空着的树林下羊已走出了羊圈,夕阳也合上了双眼大雁时空连线:空,可以理解为安详,可以理解为曾经...

  • 734
  • 0
  • 4
  • 0
2020.08.27 16:04

罗唐生诗《丛林周刊240期》主编伤痕,大雁评

白兔颂 罗唐生一双白兔在柘荣鸳鸯草场呆久了,想到湖边走走做好准备,往前方的大片丛林里钻它俩学过丛林法典,法典以外有潜规则它俩知道,一直以来不敢去碰,只管吃草它俩还知道自己属于食物链的末端比不上飞鸟。飞翔的鸟能擦亮记忆的黄昏此时,乌鸦啼,丛林的夜晚阴气不散,鸟兽们归巢猫头鹰躲在高高的树上向它俩扮鬼脸等待着远古的怪兽,横在天地之间,吞噬着这里的一切如此强大的黑暗,统治着这个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毒蛇在蛇道...

  • 147
  • 0
  • 2
  • 0
2020.08.26 15:38

罗唐生诗《丛林周刊239期》主编伤痕,大雁评

疼痛之贴罗唐生在霞浦三沙海边,一只成年之虎追着落日不停地往前跑多少个年头过去了风雨和海水慢慢侵蚀,身边的船也烂了许多暗流在大海深处涌动只有落日点亮了岛礁上的一块块巨石面对着红彤彤的落日,它泪流满襟海浪是无法释怀了,一次次涌向天边又一次次退到他身旁此时的岛屿,被众多的海鸥和余辉镀上一层金烂烂的光芒它们的尽头,渐渐袭来时光的灰烬大海不忍观望这世间的永恒所带来的真实与虚幻撕裂的疼痛之贴它也不知是谁巧舌如...

  • 128
  • 0
  • 2
  • 0
2020.08.26 08:43

罗唐生诗《丛林周刊238期》主编伤痕,大雁评

从遇险到脱险,就一袋烟功夫 罗唐生不说洪荒的岁月,穿山甲正在石破天荒单说就在上周,一只穿山甲它有生以来做一次最伟大的冒险这是不是学着祖先一样冒险,我不敢乱说但它饱经忧患常年生活在山麓、丘陵或灌丛杂树林间晚间还得出外觅食,行动活跃,能爬树遇敌或受惊时常蜷成球状的穿山甲(它从小就喜食白蚁、幼虫、蜜蜂、胡蜂和其它昆虫幼虫等,遇敌时则蜷缩成球状,坚硬的硬壳令猛兽难以咬碎或下咽一种是夏天住的,叫做夏洞,建在...

  • 129
  • 0
  • 2
  • 0
2020.08.25 14:59

罗唐生诗《丛林周刊236期》主编伤痕,大雁评

谷仓印罗唐生把太阳搬下来把月亮搬下来把星星搬下来印在谷仓把祖国的山川河流装进来把所有的植物花鸟虫鱼装进来把阳光白昼和黑暗电闪雷鸣洪水猛兽统统装进来装进来的还有罪恶它们印在另一个笼子里让世间一切所有美好的事物和善恩去感化在将乐大宋古城我又一次领略了祖先的智慧感受到了每一粒谷物都来自农民的血汗懂得了国家提倡节约粮食的真正内涵大雁时空连线:诗歌讲了智慧和非智慧的劳作的关系,这种关系里面还包含了善恶关系,...

  • 174
  • 0
  • 3
  • 0
2020.08.22 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