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传记
  • (9)

《丛林周刊》291期罗唐生艺术人生编年史与东越文曲艺术村喜讯

罗唐生与艺术人生编年史祖父辈亲祖父(19 xx-- 1964),浙江庆元县人,有兄弟五个,居老三,菇农。解放后定居于将乐,葬于上塘自然村。据说他的五兄弟,分别精通天文地理和武功,有力大无比者。他们为了生存,在兵荒马乱的二三十年代,敢于与土匪比拼。我朦胧的记忆是从不认识的亲祖父开始,他逝于我二岁的时候。他们与命运抗争,与野兽争夺地盘,在族谱上隐约记载着斑斑血迹,那些血迹殷红地照耀着后代的视野;他们为了生存而萌发...

  • 203
  • 0
  • 2
  • 0
2021.01.01 23:00

丛林周刊九十五期,主编伤痕

挑花源记之二罗唐生昨邀东方健与陈涛去溪源见丛林七子之嘉泉,他如是说:教育的本质是培养学生的四格~品格、性格、体格、风格。他倡导学生,读书,种田。学校在溪边,俺映在百多种植物园中,有艳花野草,有鸡舍,菜地。绿油油一片,均是分别由每位学生自种,甘蔗甜得入心入肺。农具排放有序地归入一小间内,边上有一间一层的平房,供学生们做饭学书法之用,挨着是两层的校舍:楼上接待客人和学生聊天,楼下边泡茶边听嘉泉讲课。此...

  • 192
  • 0
  • 2
  • 0
2018.11.18 13:43

丛林周刊八十一期8主编伤痕

丛林周刊八十一期8主编伤痕。前言,888年前诞生的朱子曾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是现时代,工业化及其极具转型时期,我的弟妹们与所有的农村子弟们一样不得不逃离农耕低下的收入,而背井离乡常年远到都市去寻得生存。年迈的父母不得不忍着思乡的痛苦熬过一个个愁苦的日子。经过十多年前那场劫难不死(一年四次住院)挽回生命后,80高龄的父亲再次病倒,我只好放弃单位整训回乡陪同。长弓兄说得好,回去吧!不懂得孝顺的人,一切都是...

  • 138
  • 0
  • 2
  • 0
2018.08.25 06:45

《丛林周刊七十八期3》主编,罗唐生。副主编,伤痕。顾问,陈代安等        

与积善中学的两次邂逅 罗初由于1974年和1988年这个两个特殊年代,造成了我与积善中学有过两次邂逅,也造成了我的非常情感在此地发生:一场轰轰烈烈的制砖运动和一次轰轰烈烈的恋情。我不得不说:积善中学就设在大队所在地,校长是邱辉莹老师,他是值得我们这一代年青人尊敬的老师,他年轻有为,积极上进,想争取入党。这在当时是一位老师进步的唯一途径,他不仅自己身体力行带头学大寨,还让他的弟弟邱晓明也与我们一同去劳动,睡...

  • 151
  • 0
  • 3
  • 0
2018.08.05 07:50

中艺福建《丛林周刊十一期》8中艺樵川书画院系列活动。

空色色空中艺福建邵武樵川书画院新年系列活动2017-02-25 17:14阅读:30今天是农历正月二十九,也是福建传统民俗节日“孝顺节”,也叫“拗九节”、“后九节”。 这天清早,家家户户都用糯米、红糖,再加上花生、红枣、荸荠、芝麻、桂圆、白果等原料,煮成甜粥,称为“拗九粥”,用来祭祖或馈赠亲友。已出嫁的女儿,也必定要送一碗“拗九粥”,有的还要加上太平面、蛋、猪蹄等,送回娘家,孝敬父母。当然,偶们在感恩父母的同时,也不能忘了感...

  • 258
  • 0
  • 0
  • 0
2017.02.25 18:51

巜丛林周刊》第七期6罗初自传

第五章:经商?政界?股海沉舟?一、 经商?政界?大概有十年时间,我都濒于奔命:一年多的下海经商和利用业余时间玩股票。尤其是,我开始对不顺心的工作感到厌倦了。我知道我这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耐性。凡是有所成就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始终痴痴不倦地朝着一个目标奋斗。我做不到,但我相信自己有多方面的天赋,可我因身体不好往往怕累,一遇困难会疲劳,如果继续坚持下去,就会筋疲力尽。当我每制定一个计划,如果在实施一段时间,有...

  • 223
  • 0
  • 2
  • 0
2017.02.03 09:09

巜丛林周刊》第七期2罗初自传,主编:伤痕

第三章:漫游文学和有关古典音乐一、漫游文学 :要说我何时做文学之梦?那是和一本在工棚里传阅的叫《青春之歌》的手抄本联系在一起的。那荡漾着青春气息的故事,时常在我脑海里翻腾,我暗暗鼓励自己,将来一定要走文学之路,从疲惫与泪水中觉醒,以坚忍的毅力作为自己的源泉和精神支柱,默默忍受上苍和命运的惩罚。从跳出农门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接触文学。我默默地祈祷着将来能有机会得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从一个偏僻的穷山沟到一...

  • 331
  • 0
  • 4
  • 0
2017.02.01 18:59

《丛林周刊第六期》:罗初《琥珀之恋〉传纪,主编:伤痕 。大雁简评

琥珀之恋:序。第二章、琥珀之恋 一、在路上 ……水泛滥过我的额头,蚂蚁也从高枝上决堤我的心河。四岁的时候,一场大病 差点叫我拒绝生存。高烧的梦魇中我呼喊着:火车,火车死亡就是一次远行。我心中的琥珀在水中漂泊。淌过了河水等待大雪覆盖到风景以上 傍晚的晚霞中我醒来—— 从城北回家的方向,我看到了黄昏的记忆,勾勒父亲扛着犁铧的沉重背影,就感到幸福将会降临或者更远的事:爬满皱纹的父亲也是从父辈艰辛的劳作中看到了幸福...

  • 285
  • 0
  • 6
  • 0
2017.01.30 19:50

《回归丛林》周刊(第五期)1:罗初《琥珀之恋〉,主编伤痕,简评大雁、黄莱笙、陆永健、朱谷忠等作

琥 珀 之 恋发自心、切之肤——古罗马诗人波尔斯序:我写真实的原貌 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东方之子,正在追寻十八世纪一位西方圣贤曾经走过的路,用极其真实的原貌回忆和揭露自己的一生,用明快的语言、苦涩的泪水凝聚成的真善美,都融入在琥珀这样一个晶莹剔透的事物里,对恶也毫不留情地揭露,决不因为胆怯,害怕遭人暗算,而有所掩饰;面对与这个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人和事,敢于坦诚地说出真话,不有意拔高自己,也决不为了私利贬损别...

  • 414
  • 0
  • 9
  • 0
2017.01.18 15:39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