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唐生诗《丛林周刊265》主编伤痕,大雁简评
2020-11-27 09:14:27
  • 0
  • 0
  • 8

父亲像一幅镜中月


父亲踩着云彩

在提升海拔中降温

提一步降一度

将记忆的坡度

降温到冷月的巅峰

星光下有金桔闪亮

寒风把父亲的背影抖落

鱼是游在天庭了

鱼的高度接近父亲的高度

辽远而空阔的天宇

有许多忽明忽暗的故事

桥边的山花

渴望过平静的生活

父亲像一幅镜中月

微笑面对一衣带水的景致

离我那么遥不可及

此情此景,从此

我再也无法打捞

而伤心落泪

正如丛林七子之大雁时空连线简评:父亲的逝去,彻底形变为一种上升,这种上升极其具有美感,因为由父亲带来的爱,已经在记忆中形成了经典性,已经纯洁得就要结晶了,重要的是有了既远又近的质地,令人反思生命的矛盾、亲情的可敬和可贵!


漂泊之树


途中,九岁的父亲有如漂泊之树

一路颠沛流离(徒步七天,六次遭遇土匪)

凛冽的暴风雪

总想将他们撕得粉碎

他们经过了谁家抬高的门坎

那些幽暗的灯,以及黑色的诱惑

总想在别人的城市

将他们搬到它的胃里

——阴森森的鬼脸掩埋他们的脚步

漂泊是今生的河流

树影也将倒映其中随波逐流

他们的思维、理念都将受人控制

就像穿过一座城市的大街

那些泛滥而过的车流

总想将我们撞得粉身碎骨

这些漂泊之树

用坚强的毅力挺过了一次次灾难

并且还将血液溶入这座城市

这个秋天的果实也是他们想获得的

这是种树者最初的祈盼和理由


哭黄莱兄


以“艺”战“疫"的勇士

倒下了

狼声撕心裂肺

正如我面对苍茫长卷所言

在苍茫大地上

他化作孤独的一只狼

孤独地离去了

只有小花小草和冬雨簇拥

我一路寻他哭他

寻寻觅觅中遇见李清照

她说,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冷冷清清的

人生路上

世界太小

太小的世界

仍在被疫情困绕

告慰黄莱兄

祖国安好,暖阳照着

愿天堂没有病痛

兄一路走好

大雁时空连线:在诗歌的经典情怀里面,世界是小的、会患病的,而人的怀念的情感,永远是大的、没有时间限制的,世界的人化和人的世界化,是人的一种深沉的祈愿,也是对生命无常的一种清醒认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