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周刊》205期《夜猫猎人6》主编伤痕,罗唐生文大雁简评
2021-01-02 06:45:50
  • 0
  • 0
  • 5

请大家相聚午夜时分,听神仙说书,东越文曲夜话:

             《夜猫猎人》连播

      

                    六

东越文曲石子寨山谷,鹤在翔飞,飞瀑流光,光彩怡情。有一位少年在种雪,总想种在珠穆朗玛,总想种在帕米尔高原上的石头城,把许多梦种下来,种在广漠无垠的天宇纷纷扬扬,如飘雪般在东越文曲九仙山下慢慢长大,慢慢成长在历尽艰辛的旅程。在人间,把山川湖海染成绿,染成蔚蓝,等候大鹏鸟的飞翔,等候太阳与火的洗礼,然后让大地最后的收割。呵!有一种壮观让我神魂颠倒,那一定叫少年种雪。唐僧将自己的心路历程写成诗发在东越文曲时空艺术走廊杂志。夜猫猎人看到便收集了这首诗,发给丛林七子广西评论家大雁。没过多久,大雁就评说:这首诗歌,写得冷热相济,雪的纯洁,雪的广大,和梦想的热烈及专注,形成了一种奇妙而又自然的交汇,读者能够体验到一种层次丰富、韵味万千的美感,这就形成了人物信念上的陡峭和高拔,是为奇思妙笔!

趁着兴致高涨,唐僧组织了如下此次参加艺术沙龙,此次沙龙均是集诗书画评论的福建和全国大家,就中国画和书法诗歌进行思想碰撞,达到升华,总结经验,开花结果,达到修身养德,以利为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人类留下一些艺术精神食粮。

2018年12月2日下午3时第一期闽江源艺术沙龙,现场参加沙龙的艺术家有:

中国画画家:黄莱教授

人物画家:东方健

人物画家:刘瑛

作家及花鸟画家:黄河清

书法家:叶发础

作家诗人书画评家:唐僧

联络处秘书长:田梁大

设计师:陈涛

书法家:唐芯

网络空间有:

画家:林容生、杨挺、宋展生

评论家:伤痕、大雁等

植物学家:青色

主持人唐僧:省内外地及省外线上交谈。感谢东越文曲陈涛艺术空间的鼎力支持。关于我的回答在朱子缘闽籍书画名家对话均做过描述。大家有什么建设性批判可以畅所欲言。最后收入闽江源艺术谈话录中。感恩大家现在开始!

黄莱:

我先说说洪惠镇。洪惠镇是著名美术评论家、厦门大学教授,这个人不得了,我第一次见到他是第一届花鸟画展。

东方健:

他研究美术史比较深。

黄莱:

这个非常好,我说他是二十一世纪的李叔同(佛名:弘一法师)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一点都不为过。他与李叔同非法相似,没子嗣,没老婆,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然后你看他人呀!非常超脱。我前两年到厦门拜访过他。他生活过的有滋有味。

东方健:

他这种研究美术史的人眼光都比较毒。

黄莱:

他的山水画很棒,真的是妙笔生花。

东方健:

他画得是那种浩茫的宇宙。

黄莱:

对对对!他对绘画的把握是从哲学层面去考虑,他画传统画也画得很好,他教学生也是教传统的,他的创作完全由自己的思想去画。我一直对他敬佩的是他的眼光。

东方健:

你们会互相欣赏,也是彼此之间的眼光都很好。

黄莱:

我的画展有个美术馆长看到洪惠镇上去很高兴。他是认为平时一般人请不动洪惠镇,我是个人的关系请到洪惠镇。通过这次画展,洪惠镇认为他一直鼓励我走这条路是对的。看到我请到的有文学的、企业界的、收藏界的、教育界的人士,画画的也有,洪惠镇很好高兴。他认为画展就应该有各界人士参加,才不会有局限性。画画嘛!本来就是一种文化现象!你只要有一定文化素养就能欣赏,一定有审美的看法。所以看到我请各界的人士来,他很安慰。你别说许江,他在上海办画展时,他在艺术师范任教,很注意各大刊物。好的,我都会复印下来,我看到他请的人都是上海哲学界的朋友,没有一位画家。我就想:难道许江会请不到画家吗?所以说,许江还是有头脑的。我是很佩服许江的,听他的讲话和写的文章来看,许江是有思想的,不是单纯画画的,他的油画有追求,更有自己的一种思想。从他的研讨会请的人来看,都是请哲学界的哲学家和思想家。是的,中国画还是要建立在哲学的基础上,这就回到潘天寿所提出的,我们国画的基础到底是什么?还是哲学做基础。后来我又开了个研讨会,是孙绍振做主持。我也是请各届人士。

从我两次开研讨会的情况来看的话,对我的作品有话要说,包括那些不是画画的行政官员,说得非常好。你看象福建教育厅纪委书记魏萌和安全厅罗厅长,他们说,我的作品觉得很少看到,很新鲜。他们说得也很客观,不可能大家与我的想法一样,的确我的作品有别于其他画家的样式。他们看到我的画,觉得有话要说。所以我的研讨都是开到下午一点,后来不得不宣布暂停。

而且,我自己也觉得很安慰,安慰在那里?我们的画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他们在我的画面前尽管有这样那样或各种各样的不同看法,但更多是他们对我的肯定。我几十年的探索也没有白费,也是对我最大的褒奖。还有一点就是从中也可以说明一个问题,画家的作品,不是只有画界的人才看得懂。从某种程度上讲,各届人士尤其是有文化素养的人,他们有时对画画的认识,从某种意义来讲,比专业队伍的所谓的画家更为深刻,更能直接说出对绘画创作本质的深度理解。它不是从表面上,而且从绘画的现象,透过现象背后看到绘画的本质,看到中国画的特质,看到中国画的品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举办研讨会,还是具有普遍意义存在的价值。通过我个体现象的剖析,所折射出的是这一种,应该说是有一点学术意义上的现象。

大概是八九不离十,您的画(指东方健)才真正是体现中国文人画延续到今天时代发展的脉络,您应该才是代表。我一直感觉到有一点,前段时间流行的新文人画,特别是江苏很热闹,代表的是刘xx——少去谈文人画。其实文人画上海徐建融,当时连续发表在美术报上的几篇大文章,他针对新文人画家所谈的观点:文人画要分专业文人画和业余文人画。我是赞成的。专业文人画历史上,比如从宋到元明清一大堆,包括宫廷画家,加上他们专业技术、技法非常到位,可以说他们一辈子从事绘画创作,这种专业文人画家,本身是文人,加上专业到位,这种文人画家与相对绘画作为娱视的文人来说:他们才是代表专业画的主流人群。而那些将绘画作为娱视,聊以自慰呀!不计较绘画造型呀的;与这些业余的有天壤之别。

所以说,那些所谓的文人画,不能作为文人画的代表,这里面一定要有个区别,徐建融认为历史上这个两条线上。业余文化画是一笔草草无所谓了,聊以自慰,纯粹是精神寄托。专业文人画家讲究专业的技能和笔墨的功夫,这是两回事。这里要强调一点,前提他们都是文人,首先是文人,而且是真正的文化,不是附庸风雅,本身对文学呀!等等!都有修养。这里我就不举例了。我昨天忽然发现我收藏了一张徐渭的书法作品。

我一打开。第一眼,它真叫做摄入你的心魄。原因在那里呢?我发现徐渭的那种狂草,真是从他那个字里行间里面道出那个身世啊!那真叫做五味杂陈啊!他内心的深处那种怀才不遇,遭受人间挫折那种,非常复杂的一种情怀啊!跃跃在那书法的线条上体现出来。那种书法,真的,我跟你讲,我现在很难用语言来表述。我一直觉得他那个书法绝对不是一般的普通书法家能做得到的。你的心扉突然间有会有一种强烈刺激的感觉,这里面涉及到另外一个话题,不是说谁看见徐渭这样的书法,都认同,这里有书法家哈!我讲外行话,我是讲我的感触。好像是早上什么时候打开看。。。我有收藏了。古人说过一身动,则一身强,一身动起来。那也就是说,当你这个上乘的作品,遇到有一定眼光的人,两个视线碰撞的时候啊!当然,要有相互吸引的眼光,他才能产生碰撞。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的话就说,可能我这么多年了,对艺术的这样一种创作、研究,可能也慢慢铸造成我现在的这种眼光。但是当然我这种眼光,对徐渭的那种所迎面而来抒发出洋溢的气息,碰面的时候,就是我刚才讲到我那种感觉。这种感觉啊,以后我可以慢慢静下心来,写读后感什么的都可以。但是现在我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述,他对我的心魄震撼了。

现在还是回到我要讲的话题,记得上次在神龙谷饭后的时候,在那个家里面我跟你讲过。虽“工”不“贵”的一个话题,也就是“工”与“贵”的关系。现在可能这个话题就是这个沙龙活动我的一个发言。这个“工”与“贵”的关系呀!

这个,虽“工”不“贵”这个话题。我为什么会有这样如此的感触,就是因为刘正成先生。这个命题是我们刘正成提出的,他是国际书画界的书法协会的主席,他是有身份的人,他在好几次讲话中提到虽“工”不“贵”,他说的是书法界,但它对国画也是有关系,他特别提出现在的书法系有的人虽“工”不“贵”,在座的都是行家就不要解释了对不对?当然书法提出虽“工”不“贵”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我们唐僧这个大诗人对书法也有一定的造诣。我从他平时对书法的评价可以看出他对“工”与“贵”都有一定的见解(唐僧,我是学习的)。我今天在这里简单说一下。“工”“贵”的关系在书法界普遍存在!联系到国画界也存在这个话题。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要偏颇,不要偏颇。你强调了“贵”。所谓的“贵”就说作者要有文化素养,要有思想啊!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这个“贵”一定要建立在“工”的基础上。上次我简单跟东方健兄弟聊了一下,他赞成我的观点。那说明我跟他之间是有共识的。

当然,我们形成共识的人还是很多的啊,我的意思说。讲“贵”的同时,假如说你忽视了“工”的重要性,你的“贵”是不能成立的。同时反过来说。假如说你在“工”的基础上,不强调“贵”的重要性,你这个“工”就很容易滑向工匠、功利。刘正成指出:苏东坡本人曾经说过:“古人论书,兼论其人生平;苟非其人,虽工不贵。”这是很有名的书法评价标准,他提出了“工”和“贵”两个审美范畴。“工”就是要承认你的书法技术,不是说你这个人品德不好字就写得不好。但是,你“工”好,并非就“贵”。这个“贵”就是人文价值尺度。王铎“工”书,他技术上好,但他当了汉奸,按我们民族国家的历史价值观来看,他的字就是“虽工不贵”。

我会觉得如果我们过分强调“贵”,而忽视了“工”,有这种现象,我今天还要重提这个话题,这里我不站在任何角度上。我就是强调一点,不管是“工”也好“贵”也好,首先要“工”。假如说你没有“工”基础,你的“贵”是“贵”起不来的;反过来说你“工”没有“贵”作为你精神层面支撑着内在学术的含量,你的“工”就会变成工匠工艺。你就上升不了精神层面,所以“工”与“贵”的关系。我要说现在过多人强调了“贵”而忽视了“工”,我今天要为“工”呼吁,借这个机会我要强调一下。功夫,功夫还是很重要的。大家千万不要忽视了“工”的重要性。书法我就不讲了,我讲讲国画。今天的文人画界就有这个问题,你一讲到“工”,别人好像就用鄙视的眼光来看待。人家说“工”不出头,“工”出头就变“士”了。所以你一讲到“工”大家都把你列到画匠画工的行列。这也是一个偏颇,因为我还是主张笔墨要修养。笔墨虽然是功夫的层面,但也还是透露出有精神层面。所以中国画的笔墨,为什么当时吴冠中提出这句话时笔墨等于你时,那么多人反对他,就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它不仅仅功夫的问题,还有文化基因在里面。我今天特别要为“工”做个呼吁。功夫,功夫还是需要的。今天我们借东方健兄的作品做个例子,兄的画是正宗的文人画,我虽然只是手机上看到他的作品,当然有机会还是要当面拜读的。他的画功夫还是非常老道的,再加上自己研究探索几十年,应该说功夫越来越老道了,你那个文人画里面的人物,真正体现了意象的东西,倒不说我看到像石齐所讲的他的三象合一。他所说的(具象、印象、抽象),我不知是文字打错还是有意这么说,应该是(抽象、意象、具象)。但他写的是印象,印象是西方的提法,我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写借,我不能妄加揣测(唐僧补白:他没说错。我在闽籍名家系列人物对话时研究过,他主张绘画艺术形态三象:具象、印象、抽象,就是他研究了几十年中西绘画后,创作并提出的创新理论,而获得的成功样本。)但是,这个三象合一也是一种提法。他创新,允许他创新,因为中国画本身就是包容的,中国画作为母体文化生发出来的,它本身这种包容性、生发性是非常强的。这是中国画的特质,也是中国的品格。我看到东方健兄的人物画虽然在形式、体裁、内容上没有与传统文人画拉开很大距离,但是你的文脉是正宗的。比起现在的文人画,我干脆就说江苏的画家刘二刚吧,说一下也没关系,他画了一张《这山望那山高》的画,我印象很深,跟小孩画山一样,这山望那山,画面上是三角形的这山望那山。这小孩子画山还有稚气,但他大人画纯粹是矫揉造作:一个山上画着一位古人,这山望着那山,就要跳过去,画面没了,就是这山望那山,题目也叫《这山望那山高》。我就想文人画有个很重要的一个学术范畴,就是耐人寻味,让人浮想联翩。我在想这山望那山,自己说自己的,那有想象呢?这叫文人画吗?其他人也就无所谓说他了,但他刘二刚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还是新文人画的代表。我们看一下东方健兄的画,东方健兄绝对不会画这山望那山高,那飘逸的书法与他的人物相得益彰,互相衬托。东方健兄真正代表了文人画的正宗,而且里面的人物,真正让人感动呀!

我最不喜欢那种搔首弄姿,那种惺惺作态的样子。你!允许你夸张变形,中国画本来就是意象。但这个夸张变形也要有一个“度”。假如说你超过了这种“度”刻意去画,这夸大也好,或者说“丑”化也好,你这个“度”把握不准的话。我在这里说明一下!中国画的意象艺术不等于说可以无限放大或无限的缩小。不是那么回事了,它还是有一定的可视性做一定的这种美学范畴之类,让人家可以接受的。从哲学层面来讲,就把它叫做“中庸”,不偏不倚。你这样的话,才符合我们中国画的真正的意象艺术,让人家在审美上可以接受。我这个人不保守。

我第一次看到东方健的画,我就给你发过去微信,表示我对你的画有一个很粗线的一种看法,今天刚好用在“工”与“贵”的这个话题里面。所以说如果你的文人所画中的人物如果也是那种不下少功夫,草草随便画几笔。今天我就不可能,没必要去说这么多话,来对你的画给予我的欣赏,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在这里就“工”与“贵”的话题,我还是比较偏向于对功夫的重视,因为现在有一种趋势,大家都比较容易偏向。形而下毕竟是贵之气吗?所以说技术层面大家都不愿意说,好像一谈就是高谈阔论,好像我的画里面深藏的多少多少精神含义。我作为画画人,还是觉得多强调一点功夫。因为失去了功夫,你去高谈我这里面多么充满“贵”的或者说多么深奥的。对不起,你就去学哲学去。就这样。好吧!

陈涛:

因为抽象是基于写实的基础上,把这个写实的东西或物体的形象充分吃透了,给表达出来了,把特征给抓出来,然后把特征给强调了,夸张了。如果没有写实哪来的抽象,所以抽象是高于写实。

东方健:

是提炼出来的。

叶发础:

有位专家说现在的书法家只重视“工”,没有文化。吉林有位学者宋文俊有篇文章值得一提,他就对这种看法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说,书画文化与我们普通人讲的文化是两码事,书画的文化指的一点是什么?就指的是一点一划,这才是书画文化。很多人说你们搞书画的都不懂文化。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书画指的是哪一种文化,并不是所谓的国学、道家、儒家,而是另外一种文化。他讲的真得很有道理,其实他指的值得是横竖撇捺点,包括你们的国画的所有的一些技术性的东西,他那个才是书画文化。这就强调了“工”。只要你把这些东西学会了,就是有文化。当然技术很肤浅,修养低,那就没有办法了。

东方健:

今天来这里的,大多是书画家和书画评论家,墙上挂的都是书画作品,这让我就想起了一件事情:实际上中国传统文化传承到现在,最具有代表性的,还是传统书画,特别是书法。为什么这么说呢?书法传承到现在,它们受其他的这样那样的东西影响非常少,他就是一脉相承。比如王羲之。书法名家王玺先生有一个很形象的表述:中国的书法史,实际上就是不同的王羲之不断的出现。比方说瘦的王羲之欧阳洵,胖的王羲之颜真卿,这是唐朝。在我们宋朝,矮的王羲之苏东坡,他写的字扁扁矮矮的,俗称石压蛤蟆。长的黄庭坚,再到元朝的董其昌就是很淡的淡淡的。然后,明朝的王铎他双是厚重的王羲之的面貌出现,等等。实际上都是不同的王羲之的面貌出现。它不像中国画,自己都没有办法定论。有一段时间叫彩墨画,一段时间叫水墨画,一直在变,然后还受西方的影响,来个印象、抽象、具象。就像刚才说的石齐。实际上我还是喜欢他七十年代的画。真是这样,象你说的“工”,他那时的画在“工”上是真功夫。了不起。我很佩服。现在他的画,是很出名,据说还是世界十大画家之一,但他现在画的东西不能代表真正意义的中国画。

书法的点划,这些东西,实际上书法确实,一脉传承下来没有受到其他方面的影响,不像中国画,还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现代派又受到现代派影响,书法无非是碑和贴上面有些的争论,但是不管碑和贴,最终都会回到传统中去。中国文化传统跟中国书法确实确是有代表性的。如徐渭的书法为之一振,他王铎还有张旭确实表现的性情。我不是写字的,喜欢看字在这里胡说八道,在大家面前班门弄斧。沙龙吧大家参与就是,实际上中国文脉的相承应该是中国画,但中国画只见高原不见高荒,实际上连高原都不是,两条龙都不是,只是丘陵。这个就是要有“工”的非常精致的文化,然后才能飞跃。作为美术作品很重要的一点,首先是看他能不能与同时代的人拉开距离了。

“同能不如獨詣”毕竟要走路自己的路,黄莱先生的貢獻在於開闢了一條前人未曾走過的路子。使中國畫技法中又多了一種表現手法,让人們耳目一新一一哦,中國畫原來還可以這樣畫。就像白石、像抱石先生的抱石皴,林容生先生的新青綠山水一樣,盡顯開宗立派的大家風范。黄莱先生的渾化合一的蒼茫畫法亦當做如是觀。另辟溪徑,遺世獨立的畫家,本不世出。由此可見,福州真是有福之州。

什么字最值钱呢?是帝皇的字,如李世民,下来是毛泽东的字,如果《北国风光》一遛写下来都不得了。第二是包括大臣如颜真卿,欧阳洵等等。古代都没有书法家,如苏东坡都是做过大官的。

第三是画家的字,如李可染的字,徐渭等等的字都是不得了。他有个传承,名人字的范畴,刚才说的贾平凹是名人字,如果沈伊默的字真正的书法家,如果康生的字,可能大家就有疑问。

夜色渐浓,月光照着窗外的九龙璧河水波涟漪。夜猫猎人意犹未尽,认为以上神仙说书均可以引以为鉴,故而录之。

     



                 喜讯

       东越文曲生态艺术村迎来《国家诗歌地理》杂志、《中诗网》、《中国汉诗》、福建省山水画艺委会、福建省花鸟画学会、福建省老干艺委会楹联专委会、河南省侨联书画院,作为首批入驻的创作基地。从2021年开始进行诗书画楹联的乡村艺术创作,为生态文明、振兴乡村服务。

     《国家诗歌地理》杂志、《中诗网》、《中国汉诗》、福建省山水画艺委会、福建省花鸟画学会、福建省老干艺委会楹联专委会、河南省侨联书画院七块创作基地牌子统一由著名书法家@沈亮光@连长生分开书写;七个星座分别由著名@陈奋武主席书写的“东越文曲"做为艺术村牌用九龙璧石刻立在村边桥头,“东越文曲艺术走廊"由著名画家@林容生书写,“农耕书院"由著名书法家@叶发础书写,“源石馆"著名书法家@沈亮光已书写,“丛林七子诗碑林"”(108位诗人)由著名书画家@连明生书写,“善恩书院"由著名书画家@当如法师书写,“陶朱QQ农场"由著名书法家@叶发础书写,划入《东越文曲、坡上生态田园艺术走廊》,由文曲坡上村统一立项上报。

      为新时代文明实践需要,更好更快地振兴乡村艺术,东越文曲田园艺术走廊筹建处研究将原中艺专项基金任命的福建联络处及书画院领导成员全部转入“东越文曲"艺术村任主任、常务副主任,副主任,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书画院名誉院长、顾问、院长、常务副院长、副院长,《丛林七子》;各省主编、著名诗人、书画家,全部重组到“东越文曲艺术村”,同时增补@薛元芳(黄莱教授夫人画家)、@连明生(厦门大学美术系副主任、教授)、@沈钊昌(河南政协常委、河南省侨联书画院院长)、@刘岸(厦门文学院院长、主编)、@方成义(省老干艺委会常务副会长)、刘跃(省老干艺委会常务副会长)七人为名誉院长,东井设计陈依健、福州检测赖登捷两人为副主任委员(试用期两年),省楹联学会会长萧鸣笙、福州市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光中为“东越文曲艺术村”楹联专家,设立东越文曲九龙璧研究会,由将乐县观赏石协会常务副会长谢华荣兼任会长,将乐县林业局工程师谢斌斌为农耕书院负责人,福州知青(原省社保局办公室主任)胡文卉任知青联络处负责人,张唐有、谢唐顺、张唐宝为“丛林七子碑林”(108位诗人)监事,刘木宏为九龙璧石刻群负责人,赵瓒晏为“陶朱QQ农场"场长,吴祖武、李才林、张文有、张文清、邓求禄、谢安保丶吴祖泉、谢新生、谢顺根等九人为“东越文曲坡上艺术村”筹建处成员,负责与文曲村委会协调工作。将乐县古镛镇文曲村委会书记兼村长张晓红,副村长陈火根。

                                                                                         福建省将乐县古镛镇文曲村

                                                                                        东越文曲“海峡两岸”艺术走廊筹建处

                                                                                                     2021/1/2

                     关于乡村艺术馆

东越文曲“海峡两岸”艺术中心及其书画院感谢关注《回归丛林》周刊

福建乡村文化艺术中心编

关于乡村艺术馆和诗书画活动

及福建乡村艺术馆 和创作基地情况汇报

福建联络处简介

福建乡村文化艺术中心以“爱国、传承、发展、创新”为宗旨,旨在充分利用国家对文化发展的政策支持,为传承、发扬艺术和文化,支持、服务、帮助中国艺术良好发展,结合时代特色,参与一带一路文化交流等传承经典,走向世界,以及坚持弘扬爱国主义,民族精神;举办文化艺术学术论坛,整理文献、传统文化艺术资料、出版,从而保证艺术传承与发展,为繁荣社会经济做出自己贡献。如开展艺术家走进美丽乡村、创新农耕文化发展、助力精准扶贫的文化扶贫,积极参与助力乡村振兴,开展如敬农节、丰收节、双创大赛、举办文化论坛等,如开展与地方政府合办的诗词书画大赛,开展国医文化中心的建设与发展,落地艺术家创作中心和基地。开展书院工作培训、乡村文化培训、各种形式的论坛,开展公益课堂,帮助和维护已经有所成就的艺术家,总结其艺术成功的经验,并对其理念和实践进行理论研讨和总结,为进一步开展中国的艺术事业奠定扎实的理论基础,推广国内外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将更多优秀的艺术作品带出国门,让世界了解当代中国艺术家的风采。培养文化艺术领域人才,推介有发展前途的新人。联络社会各界机构与人士关注、支持、加入新时期艺术思想体系建立等工作。继承祖国传统文化,传承经典,做出自己的贡献。

基于此,福建乡村文化艺术中心积极在福建各地市建立乡村艺术馆和创作基地,目前各类基地二十多处。名誉院长、书画院顾问、福建联络处主任、副主任二十多名;书画院院长、常务副院长、副院长、常务理事和丛林七子、诗评论家十多名,资源丰富。为了更好地展示书画艺术家的成果,与省图书馆合作开讲周末书画鉴赏讲堂和名书画家书画展;与朱子缘成为艺术战略合作伙伴,以丰富广大市民和艺术爱好者的需求。

福建乡村文化艺术中心乡村艺术馆和创作基地

驻福建联络处书画家(福建名人工作室)名单

谢向英 谢云生 陈奋武 林容生 陈济谋 宋展生 杨挺 黄河清 梁明 张逢康 李式耀 沈钊昌 黄莱 游火旺 缪又凌 徐志坚 周野 唐承华 米伟 陆永健 余端照 吴昌钢连长生 张煌 陈代安 陈行 曹霄龙 柯健 吴建峰 吴应辉 沈亮光 刘瑛 叶发础 青色 曾军艺 黎德才 马婉玉 游晓龙 姚莉芳 谢赠生 童辉 王乃通 危安国 林富全 林向华 黄华斌 杨潇 吴茂长 郑丛光 黄长建 林心健 周文 雷成轩 周道树 陈峰 孙忠光 林荣清 卢克锋 林传生 游作忠 陈耀松 胡振德 朱盛柏 肖卫华 谢华荣 游作忠 林锦如 。添加中。。。。。。)

丛林七子:杨然 罗唐生 周占林 赵福治 北塔 張嘉泉 大雁

丛林诗人友情:杨牧 刘岸、郑小琼 林童 伤痕 野松 李霞 野松 远观 黄莱笙 林秀美 施晓宇 黄培坤 卢辉 林山 林宇 游 刃一哈间 晓月 刘伏宝 常章生 胡章辽 郑智明 璎洛 鼓山 张平 韩咏华 柳歌 钟荭 远观 黄劲松 王祥康王寒山 黄葵 吴选锋 王昌东 刘晓星 南有湘竹 潭克修 缨络 赵剑平 白鹤林 侯平章 简清枝 谢德耀 唐诗 方成义 陈保东 荣荣 李自国 四川晓曲 老巢 李龙柄 蒲小宁 东方席 蜀中狂人黄仲金 席永君夏华侨 楚中剑 林朝辉 梁永利 魔头贝贝 徐甲子 水月亮 陆岸 吴德荣 钟荭 渭波 黄劲 咏樱 庞清明 李浔 卜子托塔 王子俊 陈洪金 候平章 周小权 清风木子 东方书剑 刘长虹 心语 项见闻 哑君 王跃强 罗广才 张守刚 王迪 陈泰灸 龙洋 万重山 苏一刀 易红 水泊梁山 夏华侨 吴徳荣 青海湖 阳子 天井

佛教界顾问:广霖法师 大愿法师 周觉悟 当如法师

艺术总顾问:谢云生 谢冕 孙绍振 杨牧 谢有顺 陈奋武 朱以撒 谢向英 林容生 宋展生 杨挺 林那北 马莉 朱子庆 郑小琼 野松 卢辉

福建乡村文化艺术中心

罗唐生:福建省作家会员,福建省评论家会员。丛林诗发起人之一,作家、诗人、书画评论家。

杨永鹏:福建福旅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福建福旅会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施振强:福建乐吉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启福:仙游大福明清家具有限公司

曹霄龙:油画家,福州凯盾公司董事长

张腾万:教育家,福建福鼎徳成学校

秘书处

田梁大:太阳电缆大客户部总监

林向华:原福州市文联副处调研员

顾雅萍:福建福旅会展股份有限公司董秘兼行政管理中心主任

陈涛:设计师,福州设计公司老总

倪强:福州软件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

孙忠光:雕塑家,福州雕塑公司老总

陈依健:福建东丼设计

赖登捷:福州检测公司总经理

廖和宜:将乐谷仓印收藏家

王守兴:朱子缘(福建)有限公司

福建书画院名誉院长:

陈奋武 林容生 宋展生 陈济谋 杨挺

薛元芳(黄莱教授夫人画家)

连明生(厦门大学美术系副主任、教授)

沈钊昌(河南政协常委、河南省侨联书画院院长)

刘岸(厦门文学院院长、主编)

方成义(省老干艺委会常务副会长)

刘跃(省老干艺委会常务副会长)

福建书画院顾问:

梁明 沈钊昌 黄河清 胡振德 周野 唐承华 陆永健 米伟 余端照 黄宝春 连长生 张煌 陈行 吴建峰

福建书画院

院长 :曹霄龙

常务副院长: 沈亮光 刘瑛 叶发础 谢赠生 吴应辉 马婉玉

副院长: 姚莉芳 王乃通 卢克锋 朱盛柏 游晓龙

“海峡两岸”文化交流中心

主任:林向华

常务副主任:倪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