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周刊255期主编伤痕,唐生心语。罗唐生
2020-10-07 11:12:37
  • 0
  • 0
  • 9

     

编者按:闽派艺术牵涉面广。在探源闽江的这二十年中,我发现许多艺术家或多或少都在围绕闽江母亲河做过艺术上的研究,有许多企业家和官员对我说他不懂书法、绘画、文学、音乐等艺术门类的欣赏。从2010年起,我在接手福建省作家企业联谊会、2013年组建中艺福建联络处、书画院时,与丛林七子一起提倡艺术回归丛林,得到众多艺术家积极响应,从一都诗人村开始,我们走进福建大大小小乡村、企业 100多个,并有选择性地结合福建生态艺术研究引领生态产业,建立乡村 艺术馆40多个和艺术公益讲座60多起。从2000年开始罗唐生围绕福建母亲河——闽江和闽海探源,花二十年时间,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闽江系列长诗》;长篇小说《小精灵》长篇生态剧小说《穿越:六重奏》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闽籍名家系列访谈十二集及长篇评论《闽派艺术的崛起与困局》等十二部作品180多万字。目的在于让福建人更多地能懂得生态艺术和生态文学。本次罗唐生个人理解来用一个“成语或词语”阐述和疏理当下在世的闽派艺术大家、名家的诗书画小说及音乐 。

闽派名家首批文化艺术名家,经过罗唐生十年的跟踪、评论和名家访谈,与孙绍振合著《《闽派艺术的崛起与困局》收入闽江大学组织的闽派艺术研究专集。由罗唐生题沈亮光书法创作的名人名句,经谢冕、孙绍振等全国著名评论家审定,终于尘埃落定!拟以不同书法方式石刻东越文曲生态田园或以选择性方式收入全省生态美丽乡村。期待福建政府和各界人士的正能量合力,得以实现。

闽派艺术名家“成语或词语”书法展示 。策展人:罗唐生,田梁大

      

     美术


从历史考量,福建因林容生的异军突起,整体强,绘画居中国前列。

林容生“地理乡愁"

宋展生“万鹤在胸"

杨挺“中西园林"

游火旺“音乐符号"

黄莱“狂野孤媚"

缪又凌“中西合壁"

梁明“地域泼彩"

唐承华“色彩盛宴"

石齐“三象合一”

曾贤谋“多姿厚重"

陈济谋“花鸟钟情"

连明生“跨界纵横"

东方健“文人雅趣”

以上所述为闽派艺术代表人物,具体详情,请阅读罗唐生《闽籍名家访谈》和与孙绍振合著《新媒体新技术下闽派艺术批判之闽派艺术的崛起与局限)

厦门绘画视野比较开阔,吸纳多方名家,下一步做深入探寻,因本人涉猎不深,略之一二。只有洪惠镇(绘画与理论大家)、连明长(诗书画篆均大家)、刘岸(小说与书画均属大家)丶厦门厦夏炜(诗与书画专家)等等。

一句话连起来记:林容生兄青绿山水“地理乡愁”代表人物;陈济谋书记是亦政亦画的“花鸟钟情"大家;曾贤谋前辈是花鸟神韵“多姿厚重"之大家;对于宋展生兄长,“万鹤在胸”风范大家的“半醒子”,杨挺院长是中西结合的“园林山水”大家,;黄莱教授是“狂野孤媚”独特大画家;梁明兄是“地域泼彩”山水画领域的领航人;游火旺教授是“音乐符号”的痴情大家;徐志坚教授是“独特心像"创新大家;唐承华教授是取西方“色彩盛宴”的重要画家;缪又凌兄是书法线条与抽象绘画的“中西合璧'的鬼才。李辉是山水与花鸟画的“纵横心像”攀登大家,可惜人驾鹤西归。

每一位画家,都要有自己独特绘画语言和美学建筑的图式结构和笔墨情怀,山水画往高层次要求,得“形成以禅、道为立境,以诗义为喻示,以三远为空间,以皴擦为笔墨,以自然为观照,以心源为师法的一个完整的表述系统。

”如是我闻,如姚莉芳,刘瑛,马婉玉,谢赠生等画家风格正处于历炼、孕育,风格渐渐形成阶段,属福建画坛的生力之军;


     

   书法


福建总体较弱,目前只有连明生、石开丶朱以撒在全国有些知名度。

石开“雅丑并举"

陈奋武“树枝荫蔽"

吴乃光“树状壁崖"

朱以撒“树根拙静″

沈亮光“诗书双飞”

连明生“跨界纵横"

连长生“禅宗诗意"

以上所述为闽籍书法家代表人物,具体详情,请阅读《闽籍名家访谈》。

  

   诗歌


因与歌词有着亲密相连。本人对闽江闽海诗歌探讨

闽江长诗以多学科结合诗意探诗近二十年。

闽山闽海长诗以各设区市区对新石器以来的一些事件与名山名人,做些诗意挖掘。

福建诗歌号称中国金三角(四川,北京,褔建)板块较多,诗之探索总体强势逼人。如三明诗群,闽东诗群,福州诗群,厦门诗群,漳州诗群,反克诗群,漳州死亡诗派等等为代表。不一一累述。罗唐生与张嘉泉等全国诗人组建“丛林七子”书写生态诗歌,提倡回归丛林,不归闽各群,属中国丛林诗群流派在闽代表诗人,在此申明。

舒婷:朦胧清新

汤仰宗:时间孤哀

罗唐生:江海探秘

道辉:死亡灵曲

张嘉泉:“嘉泉成湖"

以上所述也权代表个人观点,具体可阅众多诗群的众多诗集

     

小说


刘岸:悲怜悯爱

陈希我:深度揭示

李西闽.穿越探究

北村:回归乡野

北北;都市勾连

邱贵平:行侠思索

刘岸从新疆加盟提升了福建小说的高度、宽度和广度。


散文随笔


福建这块至从作家南帆,以《辛亥年的枪声》,冲破了禁固的模式,还是出了几位可圈可点的人物。

南帆:“南北无双”

朱以撒:“落照心扉"

黄文山;“山水情镜”

林丹娅:“智性鲜影”

萧春雷:“地理情缘”

由于散文的古老,福建系统性研究者鲜见。故此。


文学评论:


福建评论界一直以来在全国当属前列,以谢冕,孙绍振,陈仲义,王光明,谢有顺等为领导人物,从八十年代以来一直活跃在评论批判领域,为中国文学史理疏了一道亮丽风景,特别要感恩的是谢冕、孙绍振两位年过八十有五的导师。他们的呕心呖血支撑的评论与批判大厦,又有年轻一代如谢有顺教授在全国产生的影响力,深深地刻在历史的纵深。为歉。由于个人拙笨,差点遗漏。今早醒来,猛然觉悟。唐生心语

谢冕:“老骥伏枥"

孙绍振:“孙行万里”

谢有顺:“有顺风景”

陈仲义:“诗巡列国"

王光明:“光明永驻"

黄莱笙:“莱笙诗箫″

张嘉泉:“身体教育”

卢辉:“闪烁诗坛”


此外,由于本人特别喜欢音乐的原因,尤对中外古典音乐喜爱。故而也将对福建音乐有所建树的大家进行梳理了一下。故有:


音乐与理论


王耀华:“乐理舒华”

苏力:“提琴幻漫”

唐晓燕:“美音高吭”

李式耀“亲亲音符”

福建音乐与理论方面的教授多。本人只在乐海中拎了几个头头脑脑,以此示众也。


以上所述均对当下活跃于褔建艺术家所言,它们有系统性关注、挖掘和探寻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关联、奥秘、秘境、音籁所形成体系或学说。个人单一的成就没有纳入我视野范畴,因门槛原因,档在门外。

以上各类文学艺术门类大家所做“成语或词语”,本人负责任地认为创作成书法作品,均可做收藏和研究动作。

因个人视点,且精力所限,学识所限,遗漏在所难免,请予以见谅!

唐生心语于1o月7日——11月3日早美伦茗园陋室铭记!(手机板写)

两位丛林七子张嘉泉与罗唐生关于艺术对话:

罗唐生:发沈亮光书法罗唐生题给兄。

张嘉泉:亮光兄的书法是真正达到诗歌级别的书法!待到人书俱老时,将更有神采!

自古书法大师基本都是诗人或者有诗人气质的人!二王,虞世南,颜真卿,苏轼,米芾,黄庭坚,蔡京,文征明,唐寅,王铎,何绍基……莫不如此。不通诗的书法家我表示怀疑。通诗的书法家才是真正的书法家!不通诗的书法家,没有诗人气质的书法家只能抄写古人的诗,更写不出真正的诗意!不通诗,与书应该也是不容易通的吧!

很多诗稿都是名帖。黄州寒食帖,松风阁诗,张好好诗帖,王铎诗稿,何绍基诗稿……不通诗怎么学书法?我这样说可能不少书法家听了会不太舒服,但书法家如果不肯低下身段跟古今诗人交朋友,努力提高自己的诗歌悟性,其书法必然缺少诗性,搞书法却缺少诗性,那是致命的。那只能成为古代的抄书匠,人力印刷机,巧妙地复制古人,水平低者媚俗,水平高者媚雅。格调高者亦缺少灵性,只剩腔调。

我以前写的论书诗中第三首专门谈到:自古诗翁多妙手,兴来题壁作飞龙!可以说,只要真正通诗,即可通一切艺术,不一定都会创作,但一定会欣赏!而且赏析的水准都是最高的!因为一切艺术其最高妙的就是达到诗歌的境界!孙老的《文学创作论》也是人人必读!还有孙老《幽默答辩五十法》里的很多错位理论与诗艺相通。

唐生回:与兄评判一样,我才让会写诗的沈亮光来创作书法名家名句我写的闽派批判中,就说过不会写诗的书法家,不是书法家,而是工匠,甚至工匠都不是。我与投机者宣战,而得罪了不少人。

张嘉泉:兄所言甚是!不懂诗基本上不可能懂书法!

罗唐生:其实画家也是一样,没有文心、诗意和美的创造力,一样是抄袭古人。

张嘉泉:见过不少书家,线条结构拼命练,写得精致哗众,字里永远就是缺少天下三大行书中的那个不可言说的味道!我称之为:精致的乏味!缺少自然高妙之处,亦不知素朴天真之趣。

罗唐生:什么样的书画才是好书画?最基本的五个条件是:一、具有一定的技法难度。二、肃本清源。三、有文心有美感。四、个人风格鲜明。五、内在情感流露到位。古今中外,抗风险,走的远,名气不衰的艺术家,考量的除了技法,还有人品和艺德。书法因新诗无桥梁对接,难以创作好的作品。启功先生之后无大师是也,随后的大多只是临古人之作和抄写古诗之嫌,成了匠人,甚至连匠人都不是。因此,品徳的修养就显得特别重要,我们一直这么坚定地认为,无论什么时代,没有徳行,艺术是走不远的。

张嘉泉:

罗唐生:基于以上论述,我才开始创作名家名句。石刻到园子里,目前让文曲村立项,可能要各方筹集些资金,做这项立在千秋之事。

张嘉泉:辛苦了!

罗唐生:应该的。这本身也是修行。

张嘉泉:其实孙老的毛笔与硬笔字都非常好!孙老的书法可以达到诗歌级别的。我专门就孙老的书法写过几段评论。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罗唐生:所以我写“孙行万里”是包容其“万象"也。

张嘉泉:这篇晨起感言有提到一点。专论孙老书法的还得找找存到哪里了。晨起感言(论书法)

孙绍振先生与朱以撒先生皆是我的老师。如今朱以撒老师书名滿天下,孙绍振老师文名逸四海。但我以为孙老师也是一位真正的书法家。观其偶然之书,笔迹如行云流水,字字天真烂漫、生动可爱。真正是"无意于佳乃佳"的作品。朱以撒老师于书法理论与实践均下过甚深功夫,其理论颇能针砭时弊,令人心惊胆战。其实践,终身沉潜其中,精益求精,至今仍在痛改早年书之媚雅习气。以防雕琢太过,失去天真。若将朱以撒老师"撒豆成兵"的书作与孙绍振的"振迅天真、出于自然"书作对比,似乎各有妙处。其中根本区別在于一个是无意于佳乃佳,一个是有意于佳始佳。一个是云无心而出岫,一个是园有意而时修。如以古人言之,孙老师的书法正是苏东坡说的"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和"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的生动呈现。另外,古人以因一技之长留名为不幸事,王羲之即因书名而道心不显,文名被掩,千年如是。如今孙老师是文名盖过了书名,朱老师是书名盖过了文名。幸耶?不幸耶?

由此思及时下的书法教学。今日书法培训机构众多,书法从业者众多,很多大学开设书法专业课程,甚至頒发书法硕士、书法博士,书法考级也与钢琴考级一样春暖花开。但是,很多人以为他在教书法,其实他不知道他还只停留在教书写的层面。中国的书法可以分有用与无用两个层次。一个是刻意追求洁净精微、工整干净,另一个是不刻意书写,率性而为,自然挥洒。一个伟大书家或许两方面的作品都有,但真正被公认为杰作与神品的一定是后者,其代表如三大行书。书法的金字塔顶是稿书。其书体主要是行草。欣赏工整是很容易的事,无需太多艺术修养,而欣赏粗布乱服,不工不整却需要心灵的提升,学养的厚殖。我们要小心,是不是容易把学生的书写一昧地暗合世俗,导向工整之静美,而忽视甚至否定个性之真趣。保护艺术的灵胎自小开始,不是说不练工整,而是说工整不是唯一的标准,更不是最高的标准。因为不工整甚至时有涂抹才融入了书者的情感与情绪,才抒写个人的境遇,也才能表现內心的丰富。米芾练习半辈子工整书法后才顿悟到了振迅天真,出于自然之高妙。其实这个"苟非其人,虽工不贵"自书法肇始即开始在有名与无名的大师间传承,作品的产生不存在有预设的创作,尽量不刻意安排,偶然得之、忘机之作是最妙!偶然欲书是书写的最佳状态。而悲天悯人,困厄伤时之作亦最动人心。艺术如果沒有情感怎么能感人至深?大家都工工整整那不是四库全书的抄写公务员么?今之时代,如有书法,必将直接回归本真,如果只是追求工整之美,不如用电脑、手机打字,字体库可选择古今字体,是为最工整。以此观之,当今尚有偶然发现的书法大师么?那些书协系的书法家都在写什么?还有人注意到那些远离尘嚣的书家正在斗室里或怒或喜地书写自我么!

说得偏激一点,太工整即是书家之大悲剧。王铎的天才在于永远只写自己,哪怕每次临摹古人之作也都是一次个性十足的原创。绝对不用放大鏡去追求笔画的准确。他的字已经够叛逆,漲墨法更是另人目瞪口呆!可以把日涨成一个黑长方体。难道他不担心百分九十九的人看不懂也不能接受么?即便王铎如此不衫不履,如此无视众生,欣賞他的人还是意犹未尽地找到他的诗稿,在那些涂改得乱七八糟,让高考阅卷老师要抓狂并扣除全部卷面书写分的稿书里,王粉们日夜寻找大师认真书写的那众多作品中尚未完全暴露的艺术密码,以获取艺术灵感之源。

如今,当我看见那些沒有內涵却笔笔完备的自大书家在微信在抖音晒出的无可挑剔的完美作品时,我只能在内心感慨真正的书法精神早已难寻难觅。这是书法的末法时代,你有欹侧歪斜的勇气就有大批骂你涂鸦的庸众与看客。只问你敢不敢爱憎分明?敢不敢拒绝庸众的掌声,愿不愿意做敢爱敢写的人?敢不为功利世俗而写,而是为己而作么?

2020.3.22 张嘉泉晨起信手记之

罗唐生:谢谢兄弟

2020.11.22.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