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周刊》295期罗唐生小说第二重奏:蓝色狂想曲主编伤痕,大雁间评
2021-01-05 15:44:06
  • 0
  • 0
  • 0

第二重奏:蓝色狂想曲

罗唐生

六、 寻找表妹

三位表妹就这样在林政眼前消踪匿迹,一直以来,成了也的一块心病;也有一种疑虑,这种疑虑像乌云盖顶一样压在也头顶,让他抬不起头来,并且伴随着成长,他想甩都甩不掉;真不可思议,它伴随着他成长,并困绕着他,特别是大表妹莫秀云,她去向何处?他自以为无人知晓,也许只有他还能助一臂之力,因为自从舅母与她大吵的那个夜晚,她就跟着舅母的另一情人飘然而逝。况且,他固执地认为他不关心就无人会关心她了。

为此,林政虽神志清醒,精力也充沛,十八岁以后就变得一直睡不着。一到夜晚,林政就会想起她母女倆的苟且之事,一上床他就发现某些部位会自然勃起。一起想她们的事,他就会更睡不着,直至彻夜难眠,但第二天仍然精力充沛。他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只要他的身体没有异样之处,他就不会疲劳。尽管有时他也因为手淫而遗精,可是他秘而不宣。直到有一天难以忍受,他就去寻她,并设想好种种预案。”

“您怎么会有这种感受?表妹一定是躲到远方某个地方了!”侄儿问。

“是呀!”林政说。

我表妹一定是躲到了远方。首先我在梦中插上梦想的翅膀,从乡村手持蓝色音符,一路狂想着去寻她。飞过约翰•斯特劳斯多瑙河宽阔的黯影,拜访贝多芬还得帮他给爱丽丝捎去一封炽热的情书。哎!路途遥远,也就手机发短信一瞬间,他乘着歌声的翅膀,踩着珠穆郎玛的脊背,挺着失眠的地中海的胸脯,到欧洲的古典音乐体内,寻找西西弗斯式叛逆精神。

路上,他这性情中人要穿衣、吃饭、做爱,还得喂养诗歌的牲口。只能行影匆匆。尘世的浮云不必说。路途上,闪过一些孤烟、落日、大漠。以及浮云下的雪山、峰巅、犀牛、骆驼。它也只是沉重的音乐之光返照的缘故。

在村里,老孙和老赵家的家禽,连笨重的旧式楼房发出的噪音,总是对我暴跳如雷,以为他梦中的飞翔没有理由,是不懂乌云厚度和闪电飞速的具体表现。他隐忍失眠和失聪的痛,在风中摇曳音乐的蓝色火焰,还要遭受世俗的鞭笞。

嘿嘿!今夜音乐响着。他发现智慧与愚蠢同在一间小屋跳舞,就认定是街头小贩所为。他们喊——先让你的表妹切莫以诗歌为幌子骗取荣誉,他就愈加愤怒,拾起石头便丢。而那些肇事者,从他家门口,一溜烟进了月光巷。他手握着幽蓝的火焰,一路穷追。他们却一阵风似地往地里逃遁了。

他骑上音乐的马。在马背上,踏遍自己的地理,明白了许多道理和隐喻。那气吞山河的琴键,突然被月影巨大的阴霾踩断了。嘿嘿!谁在黑暗中,手持指挥棒比划着,背对着山峰敲打自己的脊背。时间的河流能够主宰的,他决不放过,亿的锋利伸向腹地,直刺时间的盗墓者。

佛从山顶下来,太阳的轮子滚到树林里,古镇的塔突然高出天堂许多。佛说:无为者无过,然后摸摸那些树身显灵的童身。愤愤然--

决不能让放荡的女人坐在铁轨上。

任凭一列列火车驶来又一列列火车驶去。

“他发现羊群在天上放牧;天上飘飞的云,就是音符最好的注辞。有时风暴暗藏在阴影覆盖的褶皱里,惊心动魄的河面又窄又小。水鸟又尖又长的嘴恰好伸向深水域。音乐带来的力量,让雷霆爬过了天庭。那裂开的一道狭长的口子,就是对峭壁的绝好隐喻。

他在音乐声中奔跑

他在音乐声中,读出了一点点大地的空气和呼吸

然而,他的心绪依然繁杂,视线依然漠糊,山野上的古城墙、瓦砾,试图阻挡他前行的步伐。他步履蹒跚,移步艰难,只能沿着曦光的引领。

仲夏午夜,他听说一位外乡的小姐到武夷山旅行,在餐厅吃饭,感觉困倦,去酒店洗浴按摩休息了。一觉醒来,拉开窗帘一看,窗外寒风瑟瑟,路上的行人都穿着厚厚的大衣,顿时嚎啕大哭。

我他知她为何哭?也不知她来自何方,又去向何处?可他很想知道,她最好别象他的表妹,为了一丁点儿金钱竟然与母亲的情人出逃了。

林政想平复自己繁复的思绪,在夜阑更深时,与蓝色梦幻对座。一根白发掀起岁月的惊心,时间正在变老;李白也对它对坐,相看两不厌。深山古屋里有一台老旧钢琴,弹出它的风华正茂,而我仿佛死神逼近。灰蒙蒙的夜空,掀起的风暴,让他慢慢下沉。琴声突然停止,地面坍塌,群山一片空无。我的前景仍然一片迷茫。

“林政带着这样的情绪上路,有这样一首诗能说明他此时的心情《午夜,内心的河流渐渐暗了下来 》

就像我的内心 一片迷茫

秋后的村庄 带出宁静和伤感

她思考 她扬起一根羽毛

一堆篝火的后面 坚硬的果核

唱一曲灰烬之歌 我携着月和银纸

沿着沟沟坎坎走来 火和火焰

从废墟中呼啸而过 所有的精灵都在舞蹈

姑娘的美 最接近一种美的深邃

此刻,村庄在一个人的内心静静流逝

成为一种痛 一种怀念和一种遗忘之词

鸟飞过的大地 所有谷物和果实

被人们收藏或运输在繁忙的城乡公路上

贫穷和疾病不再怀抱着你

我还是带着复杂的心情窥视你的内心

亲爱的村庄 寂寞的村庄 躁动不安的村庄

你的子民仍然愚昧 仍然在日夜地赌博

让时间和生命去接近恶魔和死亡之徒

在这个午夜 不眠的灯光下 只有我的爱和怜悯

还隐忍一些幸福和泪水 悸动出乡村的纯粹之美

雪飘来了 雪花覆盖着爱情的忧伤

孤独的鹰去寻找她秘密的居所

篱笆和田野渐渐丰满 山脉与歌声又一次回旋

在我的内心 一些灵魂回家 一些灵魂在游荡

我这委曲的孩子 内心的河流渐渐暗了下来

林政醒来发现自己在长途跋涉中,到了一座叫龙栖山上。没发现什么龙,却面对着西山虎啸,于是随口吟出了一首叫着《面对西山虎啸》的诗。

镜头十四:小说也展示了一种人生的梦幻感,这种梦幻感不是因为人生美好而生,而是因为人的理想追寻和欲望追寻得不到满足而产生了心理意识上的迫切的极速的变幻的意境,我们可以说这是诗歌,也可以说这是白日梦,也可以说这是追寻丢失的自我本性的努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