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周刊》294期罗唐生小说第二重奏:蓝色狂想曲主编伤痕,大雁间评
2021-01-05 15:36:06
  • 0
  • 0
  • 1

第二重奏:蓝色狂想曲

5、知心朋友

自从莫秀秀死后,林政因为极度悲伤,都不愿见任何人,一个人在家里写有关莫秀秀的回忆文章,以此来纪念她。

“这一切都是谁之罪......这个可怜的孩子!”林政常常这样向天发出长叹,同时他暗下决心,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去找到出逃的大表妹,以此来补偿这种愧疚;也许他还有缱绻的柔情,触动心灵,于是他写了好多首诗用来表达心祭。请允诺他将其中一首叫做《死亡门槛》的诗摘录下来吧:

迷雾跨过门槛将要死亡

没人会说出你的命运

长出了羽毛

清明三月的茶杯浮现毛尖

游动的绿意,夜色下写满诀别

脱掉爱,镜中人

布满一道道孤独的沟痕

铁锤在门后,挥舞着残酷

满月为你心祭

与死亡接吻,是你最大的安慰

遥远近在眼前,万念俱灰的陨石

渐渐前移的村庄、树影

板桥边的霜迹,一路沿死亡门槛

唱着,被你千年的悲歌感动

满江飘动的雾,真实地裹着古老的秘密

............


就在安葬莫秀秀一个月后,林政的两位最真诚的前辈朋友:市公路局局长苏敬和市公路稽征局长李天请我吃饭。因为棋友李天要出国了,林政是个讲情义之人,他不得不赴约。刚好佳佳有事找他,就带上了她。

58岁的苏敬与林政虽相差二十多岁,却是好友,几乎无话不谈,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的友谊与日俱增;我们都能彼此打开自己的心扉,因为他们都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和曾经为之骄傲的荣誉;他们没有丝毫的理由向对方隐瞒什么。苏敬这位五十多岁的人,身材高大、精瘦,眉毛乌黑,目光炯炯有神。有一次出门在外,他们通宵达旦畅谈,竟然不知疲倦。这位古铜色的脸上布满苍桑的老人,经过了风雨雕刻之后,愈显精神,令他不得不佩服。

听苏敬说他自己年轻时是公路工程兵,当过营长,因为一心想着带出一批技术过硬的士兵。文革时,他被定为唯技术论而被批判,带着委曲转业到了地方,他理想的职业是想到金融部门工作,可命运偏又让他到了公路部门当局长,再次从事公路工程建设。二十年来,他总是任劳任怨,带头扑在了先行工程建设上,为先行工程立下了汗马功劳,并以精湛的技术和过硬的本领,为先行工程节约了大量的资金。可就是这样一个好局长却因为一心只想着公路,忽视了管好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驾驶员:这个驾驶员却是个迷恋于赌场的赌徒,为了还赌债就偷偷将巨额公款据为已有,还想赖在他身上。最后事实清楚,驾驶员不得不被判刑二十年。他也因在快要退休之时,不明不白地背上了社会上的流言蜚语——真是委曲透顶。他没处诉说,只好离开当地,独自在外忍受晚年孤苦和忧恼的折磨。

而后者,是林政结识于八十年代初的朋友,他人不高也不太矮,说不上仪表堂堂,却有儒将风度:大度宽容、乐于善待他人,对棋艺、美食、茶道、旅游和酒文化等等有他独到的见解,不知有多少商界、政界的朋友拜他门下。因而,他有被人称之为“老大”的美誉。此外,我还发现他对经济、政治等方面也有高瞻远瞩的见解,遗憾的是,他这方面的潜能没有人发现,自己也不加以发挥,除了与我下棋,其余大部分光阴都耗费于麻将和打牌,落得一身病痛。

林政与他认识开始完全因为工作的关系,可发现与他的兴趣爱好迥异。后来接触多了,彼此间渐渐地都发现相互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豪爽。因而我们的交流能直奔主题,减少了不少弯路,这是我所希望的,有时他在我心目中虽然有居高临下之感,可是他分寸把握的很好,一点都没有让我感到望而生畏;他的话语和举动,总让我感觉有一种纯洁的让人喜爱的情趣。因而我从与他的谈话和接触中长了不少见识,也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我与他的缘分,可以说是无论是从物欲上还是从精神上,都让我尝到了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因此到了晚年之后,林政想起与他的交往,总会有许多美好而温馨的回忆。

当晚,我们在酒桌上谈得正浓,忽然苏敬对林政说:“林政,你说我是不是前世欠了那个驾驶员的债,才会好心没有得到好报。”

“不会吧?”林政说:“可我要说的是,不要太迷恋一个人,如果这样是会犯错的。”

“你不会说我吧?”佳佳面带微笑地问。

“佳佳,你过敏了吧?林政这人,宁愿别人害他,也不会害人的,我相信更不会害你。” 李天说。

林政忙解围道:“佳佳总爱开玩笑。”

李天接过话说:“苏老这人就是这样,唐政说得对,轻信一个人是很容易上当受骗的。”

“谁说不是?”苏敬说:“有一次,我出差到南城,吃完晚饭,这驾驶员说他有点事要到亲戚家。可这位老兄,车开出去与别人的车相撞。车撞坏了,他就把车给丢了,跑回来,还气冲冲地对我嚷嚷道:我不开车了,我不管了。我觉得奇怪,伸出头去看,没有看见车,就只好让几个人到处去找,找了一夜,最后才在一个很偏僻的交警停车场找到,而第二天要回家开会,我没有办法只好另派车连夜到南城接我。”

“竟然有此事?真是岂有此理!”林政与佳佳同时说。

“是呀!还有一次,这个可恶的驾驶员想让我出面为他搞乡镇公路工程项目做,遭到我拒绝后,他竟然威胁要将小车开到山坡下。我真不明白自己会如此忍让一个身边的狂徒。”

“恶人,这种人是完全不能任用的。”林政说。

“林政说得对。”李天说。

“我也是完全出于对一个朋友的信赖,因为是我的好朋友介绍给我的,我不能让朋友伤心。”苏敬说。

“你真是一位耿直、善良而又愚蠢的老人。”林政说。

“但是这人出狱之后,却对我发了一通牢骚,扬言要对我进行报复。”苏敬说。

对于这样一位老好人,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我只有保持缄默,从心里祝愿好人一生平安了;因为我也与他一样,经常好心帮助别人,最后却得不到好报。

林政有些疲惫,但与老友们在一起相聚,还是感到从未有过的愉悦。我们尽兴回家,已是午夜,月光照出林瘦弱的身影。

镜头十一:社会中的善人或者说宽容大度人的生存史,反而在消费时代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我们说马善被人骑,这是关系学上的一种最简单也最尴尬的运动规律的概括,而小说展示的不仅是人际不良运动的方面,也展示了善良的人互相珍惜,互相提高,共享美好,共御奸恶的一面,这才是更大层面的社会人性平衡。

作者:唐承华

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唐承华是学院派中具有丰富国际学术背景的艺术家,他的绘画的特征表现在对历史时空的瞬间与永恒的时间的旅痕探寻,明显带有一瞬即逝的悲情与伤感、苦涩与甘霖交织并存,书法与墨雄浑厚重的墨色炫染,材料美学的色彩表现用抽象与意象相融的雄浑微妙的暗示,都具有美的创造力和预见性 。感谢曹霄龙先生的引见才得有缘,并将珍惜这份相识的情感。唐生心语

唐承华简历

1964年生于福建。1988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1992年日本名古屋艺术大学油画专业研究生毕业。获日本佐藤国际文化育英财团奖学金、获财团法人日本国际教育协会奖学金。1995年毕业于日本爱知县立艺术大学研究生院油画专业,获艺术硕士学位。1999-2000年,赴美国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艺术研修。2002-2005年,被聘为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2007年,在德国洪布罗伊希岛基金会诺依斯工作室驻地创作。2008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Malkasten)玛尔卡斯腾美术家协会驻地交流创作2010年,在瑞典阿特利艺术作品中心驻地创作。2015年 “首届全国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评选委员会评委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综合材料绘画艺委会秘书长,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苏雁(大雁):广西民族大学文学教授、诗家园网站副站长、著名诗评家,长期负责万松浦书院诗宛论坛。丛林七子之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